朱国平:铁路人的执着坚守

2019-12-19       返回列表

朱国平,1967年3月出生,南平车务段吉舟站站长,从参加工作就在吉舟站的朱国平,一干就是29年。在这里,他像是道床上的钢轨、又像是站台上的老树。在这里,站长朱国平青丝变白发,迎送工友120余人之多。29年中,他也问过自己,长子先天脑瘫、女儿年幼需要照顾,新婚时“作妻子依靠”的诺言还没兑现,要不要申请回顺昌工作?但是常年坚守让他悟出一个道理——小站再苦也总要有人呆。荣获南昌局集团有限公司“2017年度优秀共产党员”称号。荣获南昌局集团有限公司“2018年度道德模范” 称号。《工人日报》刊登了他的题为《鹰厦线上有个坚守的身影》的先进事迹。

29年守护一站安全

吉舟站是鹰厦铁路线上的五等小站,虽然距离顺昌县城仅十余公里,但是每天只有一趟通勤车,站长朱国平上下班很是“拉风”,驾驶黄色“小熊猫”通过蜿蜒的乡间小道,穿过略比车宽几厘米的涵洞,一路到达车站。

和许多“铁二代”一样,1991年12月,朱国平顶了父亲的职,到吉舟站做起了清扫员。他继承了父亲一般的踏实肯干,一心扎根小站,逐步成长为车站值班员、副站长、站长。工作中,朱国平始终遵章守纪、严格执标,为确保运输生产安全尽心尽力。妻子林红英这样评价丈夫:“老朱工作起来就是一根筋,即使家里有事,你让他申请早下一会班、多请一天假,他都不肯。如果事情没做好,人回来了,心还在车站。”

工作中,朱国平对现场作业卡控和规章制度理解十分深入透彻。车站职工都喜欢跟他交流业务规章,职工们在实际工作中遇到难题时,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朱国平,在他这,职工总能得到满意的答案。他最经常对职工说的是:“咱们小站,保安全就是最大的效益!”他坚持每天带职工交标准班,即便只有三个人,仍保持一个步骤、一个环节、一个提问都不落下。

站长意味着比普通职工承担更多的工作责任。2019年5月的一天,20122次列车到达吉舟站保留作业,车站值班员通知朱国平要甩保留车。接到通知后,朱国平及时到岗、做好准备工作。6时50分,20122次列车站内甩35辆保留车,51岁的朱国平穿着橘黄色的防护服,沿着股道、提着铁鞋,一辆车一辆车的检查,认真做好防溜、摘下列尾装置,每隔4小时巡视一次,确保车辆在站内的安全。

在小站当站长,光精通业务还不够,还要会“持家”,为职工做好后勤保障工作。朱国平是家中唯一的儿子,生于闽南家庭的他,在父母和姐姐们的宠爱中长大,入路前,连盛饭勺都没碰过,更谈不上烧菜煮饭等琐碎的家务事了。身在小站,朱国平学会了很多“当家”本领,车站日常仅有三人在站,一人当班值守控制台、一人在间休室备班,为职工烧饭,便成了朱国平小站生活中的一部分;车站离村镇比较远、买菜难,他就带着大家开荒种地、自给自足,让大家都能吃到新鲜的蔬菜、水果。

顾得了“大家”,却常疏忽了“小家”。28年的小站坚守,最令朱国平亏欠的就是家人,特别是妻子顺昌站货运员林红英。“本来是她依靠我的,结果这么多年都是她来支持我。” 这是他最想对妻子说的心里话。

2019年5月1日,恰逢林红英休班,她带着女儿朱艺林和儿子阿龙从顺昌乘坐40006次通勤车到吉舟站看望丈夫。列车还未进站,朱国平便已在站台南端等候,像这样一家四口站台相聚的画面,上一次还是去年。刚见面,父子俩就开始了“训练”,立正、跨立、敬礼、礼毕,一套动作下来阿龙露出了憨厚的笑容。林红英回忆:“虽然阿龙先天患脑瘫,但是在铁路边长大,每当看到火车就会站得笔直,学着他爸爸有模有样的接车。”

正在读高中的女儿朱艺林回忆,从小到大、逢年过节,他们家常常少了朱爸爸,倒是他们娘仨来偏僻的吉舟站居多。她说:“一家四口在一起就是过节”。

今年5月,朱国平借着来南平学习的机会,顺路到“907”医院检查身体,了解他的身体状况后,医生责令他立即住院、手术。术后,朱国平并未按照医嘱时长住院,提前办理了出院手续。仅在家中停留一晚,便返回车站投入工作。刀口尚未愈合的朱国平,需要每天清理伤口、更换药布,小站缺医少药,朱国平只能自己处理。由于患处位于臀部,清理、更换及其困难,每次换药,他都痛的满头大汗。

29年,车站来来去去的职工有120余人之多,朱国平比常人有更多的理由申请调离吉舟站,但是这么多年下来,他悟出一个道理:“小站再苦,也总要有人呆。”然而,有支持、理解他的家人站在身后,他坚守小站的心更加坚定了:“看!车站已经实现了运输安全13507天,我觉得,值!”